關於部落格
有空的時候
遇見
美好
  • 100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[櫻蘭高校男公關部]<<喜歡>>全一話

「你要我來,是要看著你如白痴般站在窗前看落葉嗎?」鏡夜處理完一些公事,終於有空閒理會一下這個似乎突然感性起來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環深深地歎一口氣,鏡夜原本就無表情的臉更添了兩分不耐煩……如是者,環又掙持了好幾分鐘。「鏡夜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?」鏡夜無奈地呼口氣,把眼鏡除下用手按摩了幾下累得要命的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環待了一回,然後忽然轉身,僕向鏡夜。鏡夜毫不猶豫地伸出一腿把他絆倒在地上。「究竟什麼事……沒有特別的話,我還有會議要開。」
        環瞅著鏡夜,哀怨地說:「你就這麼無情──」
        鏡夜重新架上眼鏡,從上而下維持在四十五度角的方位掃視過環,然後冷笑一聲:「然則你認為我特地在眾多會議中擠時間出來聽你的歎氣是無情?」
        環的冷汗靜靜爬在背後,有點不好意思地不敢看鏡夜的眼:「不……其實,我是想問鏡夜──那個……」環的眼珠左轉右轉,十分緊張的模樣。「鏡夜知道最近……光和春緋……走得很近嗎?」
        沒有事情是鏡夜不知道的,他問這種問題證明他的腦袋還是生著銹,不過,看在他好像終於發現這種關係的份上,就饒過他一次吧。「他們向來都走得很近,白痴的問題請你不要再問。」
        環咽一下唾沫,抬起頭來的時候,竟然睜著如小狗的眼,而且還含滿眼淚。看到這種表情的鏡夜,不由得握腕,環這種人……怎麼還能生存到今時今日?他開始後悔 當初與他做朋友的決定,大概是他這輩子最錯的決定──不過,已經成為朋友了,也就沒辦法了。不過,這個人應該受點教訓。
        「光和馨都喜歡春緋,即使你感覺遲頓,也應該看得到吧?」鏡夜翹著二郎腿,腳尖直指向還跪坐在地上的環。
        環的表情明顯在告訴他,他完全看不出來……這個男公關部的王,一點都看不出來。他還不如當個和尚好了……「他們怎麼可以喜歡上妹妹了?過份啊──媽媽你既然知道應該阻止他們啊﹗」
        鏡夜再度冷笑,這回,環更加覺得寒氣逼人了:「是嗎?那我如果告訴你,我要追求春緋呢?」
        環的眼睛比剛才瞪得更大,顫著手指向他的臉:「你也想亂倫嗎?」
        「夠了﹗」人的極限,特別是他鳳鏡夜的極限──是非常的有限的。「你還想玩多久?」鏡夜揪著他的衣領,把他提起來。鏡夜盯著他的眼,然後逐字逐句諗給他 聽:「從頭到尾,這家庭的關係就是個大笑話。是你自己,硬要套到我們頭上的。到頭來你用那些倫理來砸在我們頭上?你這是什麼的道理?」
        環愕然,耳裏聽到碎裂的聲音,腦海裏幻想的圖像,一下子全部被鏡夜推翻。
他迷罔了,不是家人……為什麼他只有在想起春緋時才能寫曲?不是家人……會為了想她而把感情都轉移到琴鍵上嗎?不是家人……他為什麼會想在日本定下來?明明有那麼多的巡迴演奏還沒有兌現──
        「不是家人嗎?」環的留海垂下來,把他的眼睛摭住。
        鏡夜放開他,睨了他幾分鐘,然後轉身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。「我走了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鏡……」環叫不出來。電話響起來,是馨的。
        「殿下,出來玩吧?今天我們都沒有通告……春緋又得上律師樓。」
        環手上拿著電話,心卻還停滯在剛才的對話。「馨,你喜歡春緋嗎?」
        馨愣住,拿開了手提電話,看著熒幕上他與光及春緋的合照。環又再問了一遍,聲音透過擴音器傳到旁邊的光耳裏。於是,光也呆了的看著馨。
        馨抿了抿唇,不經意地瞄向光……光裝著聽音樂,彷彿什麼也聽不到。「為﹑為什麼會問呢?殿下。」馨有點心虛,不是怕環會怎麼樣,而是怕光會聽到。
        「鏡夜說我們,不是家人。」環問非所答。
        馨無奈地只有順著他的話:「本來就不是。」
        環接著還是說著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話:「那麼我……真是一直給麻煩予你們了──」
        聽到這樣的話,光也不由得皺了眉,看著馨輕輕說了句:「本來殿下就很麻煩了。」這也表示了,光根本沒有在聽音樂。
        「可是,不是家人──」環自說自話,絲毫不覺自己在聊電話。
        光歎了口氣,把馨的電話搶過來:「就是你也喜歡春緋啊,笨蛋殿下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喜歡?」環疑惑地反問,這種心情不是父親的感情,而是喜歡嗎?
        「絕對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光也喜歡春緋?」
        「沒錯。」光首次這麼坦白地承認自己的感情。「而且我沒有打算要讓給你……所以……我們一起,公平競爭吧。」說話的同時,光看著馨。
        環看著已經斷線的電話,手心都熱了起來。再次走近窗前,天空已經沒了光。不過,在環眼中一切都變得美好極了。「原來如此……原來是喜歡。」環開始構想新的圖畫。房間外,有位女僕正拿著電話……
        總算,是想通了呢。環……
        遠處的會議室裏,有個架著眼鏡的少年正面對著十多個股東談著公司的營運狀況,嚴厲無情的臉上忽然扯了個微笑,眼裏明顯有了笑意。不過,就只有那一下罷了。而會議室的長桌下,有一部手提電話正閃著淡藍的亮光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